还是杰空+佣空

—杰空/佣空
—我写的什么几把玩意儿你们随便看看吧我想捶死自己最近没有脑洞太难过了噫呜呜噫粮太少自己腿肉又割不动人生无望
—之前那篇说不会坑的是真的不会坑


奈布是玛尔塔父亲同僚在战场上收养的孩子,和玛尔塔差不多大。曾经是个雇佣兵,不过在战争过后做了玛尔塔父亲的助理,现在正借住在玛尔塔家里。
杰克是玛尔塔家的邻居。和玛尔塔家里一样都是有名望的,比玛尔塔大了不少,因为高雅的品味和成熟的礼仪很受玛尔塔父亲的欢迎,也是玛尔塔的倾诉对象。

“玛尔塔起床吃饭了!”
奈布直接冲进了玛尔塔的屋子里,然后与刚起身的玛尔塔眼神对视了几秒,“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玛尔塔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这对淑女而言可是十分不雅的行为,要是让玛尔塔父亲看到了肯定是要被批评的。
玛尔塔慢吞吞地换好衣服,刚打开门,才发现奈布还在门口等着。
奈布和平时似乎有一些不样,头低着,脸也有些红。
玛尔塔知道奈布这是害羞了。但是玛尔塔并不知道奈布为什么会突然害羞,几乎每天早上奈布都会这样直接冲进她的屋子,所以肯定不是她的问题。
于是玛尔塔只好猛地拍了一下自己读作好友视作哥哥的奈布,并以鼓励的眼神望了过去。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先鼓励一下肯定没有错。
果不其然,奈布无奈地笑了。
“我说,玛尔塔……每天叫你起床的是我,给你做饭的是我,陪你骑马的是我,哄你睡觉的还是我。”奈布拉起了玛尔塔的手,不过很快又放下了,“我们这么有默契,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不是吗?”
“不,我不明白。”诚实的玛尔塔这么回答。
“也是,这种话还是要男孩子先挑明。”
“我喜欢你,玛尔塔。”

“所以,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就是这样。”玛尔塔一脸抱怨地对坐在旁边的杰克说到,“害的我早饭都没吃好。”
杰克并没有出声。玛尔塔扭头看过去,杰克正用手托着下巴凝视前方。
“嘿,听我说话呀!”玛尔塔觉得今天的杰克也有点反常。
“抱歉,玛尔塔。你是说,你被青梅竹马的那位奈布先生告白了?这可真是件大事,我们可要好好聊一聊。首先,玛尔塔,你对奈布先生怎么看?”
“肯定是不讨厌的,但是喜欢的话……又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而且奈布一直被称为哥哥,不是吗?”
“是的,既然没有恋爱的感觉,那么奈布先生应该不适合玛尔塔。其次,玛尔塔你的家里人会怎么想?”
“母亲的话应该会随我的心意。父亲的话……”玛尔塔眨了眨眼,她并不觉得会有任何男子能满足她父亲的要求。
“我想贝坦菲尔先生也不会答应的。”杰克接上了话语。
“那么结论就出来了,玛尔塔你和奈布先生并不合适。”
“最后,我要确认一件事情。”
杰克单膝跪在了玛尔塔的面前,将衣服上别着的玫瑰递到了玛尔塔面前。
花香伴随着男子特有的玫瑰香水味扑鼻而来,玛尔塔顿时红了脸。
“那么玛尔塔,请问你有心动的感觉吗?”
玛尔塔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杰克笑了。他帮玛尔塔整理了一下衣领,随后坐回到了玛尔塔的身边。
“记住,要是想找个共渡众生的人,得找我这样的。玛尔塔你的学识、能力和背景都不是常人能及的,所以除了我,并没有人能配得上你。明白了吗,玛尔塔?”

“晚上十点了,该睡觉了。我给你唱歌。”奈布坐在玛尔塔的床旁边,牵着玛尔塔的手。
玛尔塔小时候在夜里一定需要有人陪伴才睡得着,当玛尔塔的父母忙于工作时,这件事就落在了奈布头上。久而久之,这就变成了奈布的习惯。
说实话,在被告白之后玛尔塔在面对奈布时还是十分紧张的。不过奈布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一样,玛尔塔也不好先开口提起。
在奈布的陪伴下,玛尔塔很快地睡着了。
摇曳的灯光照在奈布的脸上,显得变幻莫测。
其实奈布本来没有想这么早告白的,也许喜欢这件事就会永久地埋在心里。如果不是那天,看到了邻居的杰克偷亲了玛尔塔………
奈布握紧了拳头。
果然他还是太冲动了,至少要先跟玛尔塔科普一下如何远离变态邻居才行。

查看全文

来呀!互吹呀!

—瞎几把脑洞
—日常智障段子
—互相吹捧反正都不敢吃shi
—让我蹭蹭蹭蹭蹭tag

园丁:慈善家能遛五个电机!从不皮断腿!
慈善家:魔术师从不让别人发现他的真身!能用影分身!
魔术师:冒险家经历过各种探险!打过魔王砍过巨龙!
冒险家:前锋拿过无数个冠军!一撞能撞翻三个监管者!
前锋:佣兵能上刀山下火海!一个人就是一个军队!
佣兵:空军能一枪一个监管者!还能在箱子中翻到无数把枪!
空军:机械师一个人一分钟五台电机!可以操控机器人解码救人医疗开门做饭洗衣全能!
机械师:盲女从来都没遇到过监管者!一敲拐杖眼睛比谁都明亮!
盲女:祭司能直接穿井盖逃跑!直接跑出大门!
祭司:律师从来不会迷路!嘴皮子比解码还遛!
律师:医生从不受伤!刚被打到就自治完了!
医生:园丁拆椅子绝不爆点!VIP室的椅子都能拆!

幸运儿:那我呢?
园丁:你?可爱?
医生:你?女装大佬?
祭司:你?无弱点?
盲女:你?不瞎?
机械师:你?让监管者降低警惕?
空军:你?厄运儿?
慈善家:算了,就这样吧
律师:算了,靠其他三个队友
佣兵:算了,我帮你遛监管者
前锋:算了,被抓了我去救你
冒险家:算了,比我还自欺欺人
魔术师:算了,救不活了

小丑:你们快夸我!
厂长:杰克的面具真好看啊
杰克:是我
鹿头:杰克哼的小曲真好听啊
杰克:是我
蜘蛛:杰克的腿真长啊
杰克:是我
红蝶:杰克真受欢迎啊
杰克:是我
小丑:???
小丑:别说了我选择退出

查看全文

欢迎来到监管者聊天室

聊天体格式
第一次用这个软件先试一试
http://t.cn/RBzwCld 这里

查看全文

慈善家/佣兵/律师的一天(上)

—社园/佣空/律医向
—大家都在谈恋爱设定
—明明可以一章写完却因为沉迷游戏硬生生地分成了两半
—这个绝对会有下章不会坑!!!

8 A.M.
第一缕阳光照进了窗户中,散去了灰尘的气息。早上来了。
1
克利切抱着一束鲜花站在了园丁家的门口。他按响了门铃。
虽然昨天晚上才见过面,但是克利切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艾玛了。
我的女孩儿会喜欢我送的花吗?克利切有些甜蜜地想着。他多么想看到他的女孩儿红着脸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奈布像往常一样准点地从窗户翻进玛尔塔的房间里,这个动作他已经做过很多遍了。
扑向了那张柔软的大床,将脸埋在枕头里,奈布感受着从上面传来的属于玛尔塔的味道。
身为军人的玛尔塔会在一个小时前出门去晨跑,奈布是知道的。要是玛尔塔回来了,他可就做不了这种不(变)雅(态)的行为了。

“早安,我的甜心。要来杯咖啡吗?”细心的弗雷迪早已将咖啡准备完毕,并加上了牛奶与砂糖,是艾米丽喜欢的口感。
平日里对其他人尖酸刻薄的律师现在的话语像抹了蜜一般甜。
“多去睡一会儿吧,昨晚你辛苦了,其他事情交给我就好。”

9 A.M.
美好的清晨总会有一点小意外不是吗?
2
园丁家的门被缓缓打开了。
克利切一把把鲜花捧在了面前,用着热情的目光抬起头来。
回应他的是巨大的阴影和阴冷的眼神。
“早上好,爸爸。啊,不!我是说,伯父!”
门被重重的地砸在了克利切的脸上。
这位可怜的慈善家在一大早就被碰了一脸的灰尘。

今天的玛尔塔回来的要比平日里的早了那么十几分钟。还在玛尔塔床上扑腾的奈布被逮了个正着。
“嘿,玛尔塔。我想,我还是可以解释一下的。”
一到关键时刻就开始结巴的佣兵努力组织着语言。
“这只是一个小意外,不是吗?”
奈布在玛尔塔的注视下委屈巴巴地从床上爬了下来重新站回在了地板。
完了,玛尔塔要生气了。

“交给你?”艾米丽朝着她的恋人,也就是弗雷迪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天知道这个律师是怎么在洗碗时打碎了三个盘子,在洗衣服时泡沫都溢出在了地板上。
“我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俗话说,熟能生巧。为了你,我会尽快地掌握家务的。”擅于辩言的费雷迪继续着他的甜言蜜语。“我的甜心,先喝口咖啡吧,我刚泡好的。”

11 A.M.
不要太担心,事情往往没有那么糟糕。
3
艾玛是从后花园里偷偷溜出来的,她的父亲可不允许她和克利切约会。
“中午想吃点什么?咖喱鸡肉,或是来点葱香面包?”
克利切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艾玛。见了无数大场面的他此刻紧张得像个小毛孩似的。
艾玛倒是显得落落大方。
“看克利切你喜欢吃什么,我不介意的。”艾玛微微一笑。
呜呜呜我的面前是天使吗?!克利切捂上了自己的心口。

出乎意料的,玛尔塔只是狠狠地瞪了奈布一眼。
“既然来了,要一起吃个午饭吗?”这位空军小姐发出了邀请。
“乐意至极!”
奈布赶紧跟上了玛尔塔的步伐。
看着玛尔塔高挑的背影,奈布的心里突然多了一种满足感。
看,这就是我喜欢的女孩儿!

不擅长家务的律师泡得咖啡意外的合艾米丽的口味。
“表现不错。中午想吃点什么?我来做。”
“我想吃你!”
“……”
“对不起,我想吃奶油蘑菇面。”
艾米丽“哼”了一声就去厨房了,弗雷迪却知道艾米丽这是害羞了。
弗雷迪就喜欢艾米丽这种可爱的样子。

12 A.M.
午餐可是很重要的。来一份牛排怎么样?
4
为了展现自己绅士风度的克利切仔细地将艾玛面前的那份牛排切成了小块。
“好贴心呢,克利切先生!”艾玛拿起了自己的叉子,并将一小块牛肉递到了克利切嘴边,“张嘴,啊——”
这是传说中的喂食play?!
被心上人的举动刺激的慈善家脑子晕乎乎的。
艾玛小姐喂的牛排,超美味的!

玛尔塔的父母今天不在家,午餐是佣人早已准备好的汉堡肉。
居然是两人独处……奈布激动地跟着玛尔塔穿过了前往餐厅的走廊。
昂贵的壁画,精致的红地毯,军人独有的枪支展示,无一不昭示着这个家族。
出生在贫困家庭的奈布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环境。虽然当了佣兵之后就富有了起来,但是奈布并没有空去装修家里。
“玛尔塔!”
奈布向前快速走了几步,一把拉住了玛尔塔的手,使得玛尔塔诧异地回过头来。
“我会更加努力赚钱养你的!”奈布的眼神坚定而耀眼,“哦,不,这些还都远远配不上你!”
他的玛尔塔值得世界上最好的一切。

弗雷迪和艾米丽都来到了餐桌前坐下。
弗雷迪下意识地将胡椒粉瓶递给艾米丽。他们已经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艾米丽的喜好已经成了弗雷迪的习惯。
“晚上有一场舞会一起去吗?”
“好啊。”
弗雷迪在前几天给艾米丽买了一条崭新的裙子,那可花了他不少薪水,怎么说也要让艾米丽穿出来给大家看看。
当然还有昨天新买的项链。
弗雷迪想到了那条放在他床头柜抽屉里的蓝宝石项链,和艾米丽的眼睛一样美丽。
弗雷迪想艾米丽一定会喜欢他送的新礼物。

查看全文

沉迷杰空+佣空修罗场(1)

—主杰空/佣空
—多私设,严重OOC
—又名我在现男友(杰克)和前男友(佣兵)的修罗场中该如何生存
—背景设定二周目,曾经离开并失忆的玛尔塔又回到了庄园
—希望这不是一个坑

这个庄园里的人对于玛尔塔的到来显得热情的有点过分。

被称为园丁和医生的艾玛小姐和艾米丽小姐已经冲上前来围着玛尔塔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女孩子们就不用多说了,旁边的慈善家冒险家,男孩子们也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要不要办一个欢迎派对。

不过热情并不是一件坏事。

空军玛尔塔对这个充满了诡异气息的庄园多了一丝安心感。

*

正准备回房间的玛尔塔在走廊上遇到了佣兵奈布。玛尔塔打了一声招呼,这个戴着兜帽的佣兵迟疑了一下,才点头示意。

这是一个不好相处且格格不入的人。玛尔塔在心里默默评价道。在刚才的欢迎派对上,奈布就一直一言不发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将脸埋在兜帽的阴影里。

两人沉默着擦肩而过。

虽然同样都住在二楼,却是在最南与最北的两个房间。

*

第一天才来到庄园的玛尔塔并没有受到多少优待。不知从何处寄来的信封指明了要玛尔塔参加下午的游戏。

女孩子们焦急地为玛尔塔安排着。

“我一起去,我可以治疗。”医生艾米丽首先提了出来。

“那么我也……!”园丁艾玛也举起了手。

“不行!艾玛你昨天才参加过游戏,好好休息!”慈善家克利切打断了艾玛的发言,“让我来,擅于逃跑的我必不可能让监管者抓到。”

“那么还有一位……”

“奈布怎么样?奈布经常能遛监管者遛满五个电机,肯定能保护好玛尔塔的安全。”

玛尔塔看了一眼奈布,对方依旧是沉默着,像是默认了。其实出身在军人世家的玛尔塔自觉不需要别人的保护,但是对于这些同伴的好意,玛尔塔还是接受了下来。

“那么我来给玛尔塔继续讲一下游戏的具体过程吧。”艾米丽将玛尔塔拉到了一旁。

“你放心,这个游戏只要专心解电机就好了。”艾米丽补充道,“克利切可能有点不靠谱,如果他被抓了,可以先不用赶过去救他。还有奈布,别看他这两天一直面瘫着,其实人可皮了,只是你的到来让他有点紧张。”艾米丽朝玛尔塔眨了眨眼,笑了起来,“奈布他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

这次的游戏地点是在红教堂。

玛尔塔很幸运地降临在了一个电机旁边,她立刻就开始上手解电机。

电机已经解了一半了。玛尔塔感受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响了起来。

这是监管者接近的警告。

不过心跳还不算太明显,玛尔塔依旧解着手下的电机。

“好巧啊,玛尔塔!”克利切从旁边的木板后钻了出来。

玛尔塔顿时眼皮一跳。

“不好意思啦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克利切喘了一口气,“如你所见,我正在遛监管者呢。先去其他地方解电机吧!”

伴随着越来越强烈的心跳声,玛尔塔看到一双绑有了锋利刀片的利爪伸了出来。

克利切当机立断,将木板压了下来。虽然没有能砸到监管者,但是这已经能够为逃跑争取不少时间了。

这是监管者杰克。空军一边跑着,一边回想着艾米丽告诉她的资料。被称为开膛手的杀人犯杰克,能够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迷雾之中,头脑极为聪明很少会被骗刀,手法血腥残忍。

一上来就遇到了这样高难度的监管者……而且克利切已经受伤了,玛尔塔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腰间的信号枪。不过这种时候,解电机更加重要,相信自己的同伴吧。

很快地,刚找到了新电机的玛尔塔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被杰克抓到的克利切的喊叫声传遍了整个红教堂。

还差四个电机没有解啊!

克利切被抓的地方离玛尔塔不远,玛尔塔决定率先去救人。

克利切被绑在了一把狂欢之椅上,不停地发出着嚎叫声。杰克在旁边不断走动着。

玛尔塔躲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树后面,握紧了手中的枪,随时准备冲出去。

“冷静一点。”一只缠满了绷带的手搭上了玛尔塔的肩。

“奈布?!”

“我先去吸引杰克的注意力,然后你趁机去救人。”

还没等玛尔塔回应,奈布就光明正大地跑到了杰克面前,并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

玛尔塔吐槽着奈布的作死行为,但是并没有任何迟疑地轻快地来到了克利切旁边。

两个人的配合像是经历了千锤百炼一样,没有多余的话语,没有累赘的动作,就这么默契地行动着。熟悉得像是战场上合作了多年的出生入死的士兵。

克利切被成功救了下来。艾米丽也已经解完了新的一台电机。

顺利的话,接下来杰克会继续追着奈布,然后给其他人充分的解电机的时间。原本应该是这样的。可谁知,在玛尔塔刚为克利切松绑后,追在奈布身后的杰克立即掉头转了回来。

他的目标是——玛尔塔!

玛尔塔快捷的身手让她与杰克拉出了一段距离。可惜并不熟悉这个场地的玛尔塔很不巧地跑到了一块空地上,这里可不适合遛监管者。

玛尔塔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紧张地注视着周围。杰克已经隐去了身影,她不敢乱跑。

心脏猛烈地跳动着。

杰克就在身后!

玛尔塔起立转身射击一气呵成。

在枪械的硝烟过后,杰克整个人显露在了玛尔塔面前。他的面具裂了一条缝,虽然仍然看不到脸,但是玛尔塔能感受到这个监管者正注视着自己。

面具的后面传来了古怪而又沙哑的声音。

“我找到你了。”

一枪落下,怦然心动。

查看全文

大学里那一对对小情侣们(1)

—主佣空,副社园/律医
—大学paro

克利切是因为太激动从上铺翻身摔下来的,把下铺正在打游戏的奈布吓了一条。

“愚蠢。”对面床铺的弗雷迪冷哼了一声,摇了摇手中一本厚重的法律宝典,“你打扰到我背书了。”

克利切扶着自己的腰站了起来。“大晚上的学什么习!你的眼睛片儿比啤酒盖都要厚了。对吧,奈布?”克利切一胳膊搭在奈布的肩上。“这种时候就要来点刺激的,聊聊自己喜欢的姑娘怎么样!”

奈布终于在屏幕上出现了“Winner”的图案后扭过头来。

“看你的反应,你明恋许久的生物科的那位给你回话了?”

“是的!艾玛小姐答应这周六和我一起共进午餐了!”

“别高兴的太早,就你那个穷酸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有女生看得上你。”弗雷迪插嘴道。

要不是早已习惯了弗雷迪这种尖酸刻薄的语气,克利切真的想一拳头揍上去。

“真不知道医学科的艾米丽小姐是怎么愿意找你这样一个男朋友的!”克利切嘀嘀咕咕到,“嘿!奈布你呢?从来没听你讲过!”

“我?我就算了吧。要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我找了女朋友,那会伤了多少少女的心啊。”

“也是,奈布你之前入军过,我听艾玛小姐说有好多妹子暗恋奈布呢。艾玛小姐有个朋友好像原来是个女军,可厉害了,好像还是军人世家的!叫什么来着……玛尔……?”

“玛尔塔·贝坦菲尔。”

“原来奈布你知道啊!”

奈布没有回话。他在心里反复咀嚼着“玛尔塔”这个名字,仿佛这样,就能把这个人融入心里似的。

其实,奈布·萨贝达这位少年已经暗恋玛尔塔·贝坦菲尔一年了。

“女军啊!”克利切吹了一声口哨,“一定是一朵绝世的高岭之花。”

“玛尔塔是和艾米丽一个宿舍的。我还见到过,的确长得不错。”律师放下了他的法律宝典加入了谈话之中,“平时扎着一个卷发马尾,是艾米丽的上铺。”

听着自己的心上人反复地出现在别人的话语中,甚至比自己还要更加熟念,奈布突然感觉到不耐烦起来。他烦躁的关上了电脑。

“睡了睡了。”

“奈布你今天怎么回事?平时带着我们熬夜通宵的你不是第一个吗!”

已经躺在床上的奈布并没有回话。

“艾玛小姐又发消息过来了!是个表情包!我家艾玛小姐真可爱!”

“还不是你家的,别人还没答应做你女朋友呢。”

“费雷迪你少怼我一句会死啊!”

“会哦。”

*

这已经是奈布第二十八次翻身了。上铺的克利切也都放下了和艾玛小姐交流的手机,可是奈布还是没有睡着。

玛尔塔还记得他吗?

奈布的脑海里一直循环着这个问题。

他和玛尔塔只在图书馆里见过一次面,还是一次尴尬的见面。

是的,在图书馆里,奈布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背包就想离开,然后被这个背包的主人玛尔塔逮了个正着,奈布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背包是放在隔壁桌的。相似的背包颜色让奈布弄错了。

还好玛尔塔是个大气的姑娘,她并没有在意。

那双棕色的大眼睛望向奈布时,就这么直直地看进了奈布的心里。刺得奈布的心猛得一跳。

哦,上帝。我恋爱了。

一直自诩情场高手的奈布就这么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然后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晃了晃,说了一声“Hi”。

查看全文

自我申明

这篇申明之后——重新开坑!
专心写文+内心BB
纯属自我娱乐
以前的黑历史请忽略不计
鞠躬

查看全文

【12M/优散】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给以前我最喜欢的两个cp

——你暗恋过吗、在什么时候?
12:嘿嘿,少年的心思不可说
麦扣:有的吧,很久以前的事了
优瓦夏:没有
散人:暗恋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TA是个怎么样的人?
12:技术宅小眼镜儿,瘦瘦高高的,很认真,是女孩子喜欢的类型吧
麦扣:一个很有领导力的人吧,虽然只会抽烟喝水瞎逼逼,但是身边总是聚集了一群人,很热闹
优瓦夏:是个傻蛋
散人:是个手法犀利的大神,虽然脾气有点糟糕但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TA的哪一个瞬间最让你心动?
12:在我困难时总会出现,每次都要说我几句,可是最后还是他熬夜帮我修理服务器
麦扣:大概是叫我名字的时候,不过能叫的准确一点就更好啦
优瓦夏:并没有……
散人:微博上偶尔的互动吧,每次都能收到变扭的关心,原来一直被喜欢的人记着这件事,很开心

——你为TA做过最傻的事是?
12:这个问题就放过我吧?!我那么英俊潇洒的少年怎么会做傻事
麦扣:后来出国有时差,凌晨熬夜陪他玩吧
优瓦夏:给傻蛋做了个i wanna?算了,黑历史
散人:感觉做的事情,都挺傻的,太多了说不过来

——因为喜欢他,你又发生过什么改变吗?
12:我之后再也没有用过盗版,被迫的
麦扣:性格稍微变好了一点吧
优瓦夏:没有
散人:没有改变,也不需要改变,这样就好

——表白过吗?
12:开玩笑的算吗?
麦扣:没有
优瓦夏:这个问题是傻的吗
散人:大概有说过喜欢之类的话,不过不算表白

——现在最想对他说什么?
12:没有什么要说的,我们早已走上了不同的岔路,多多保重
麦扣:多注意身体,少吸烟,按时吃饭不要熬夜,要过的开开心心的
优瓦夏:补一句生日快乐
散人:等我做了一个i wanna给你玩的那一天

——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12: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麦扣:我喜欢过你,你不知道
优瓦夏:我大概是有一点点喜欢过你的
散人:我喜欢过你!我喜欢过你!我喜欢过你!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查看全文

【优散】十八岁以后

【十八岁以后,你是否遗忘了什么?】

【每个小孩都有自己的守护精灵,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


7:30 a.m. 早上准点自然醒了,一直习惯睡懒觉的自己为今天的生物钟感到了微微惊讶。不过总比睡过头好,爽快地起床穿衣洗漱。

7:45 a.m. 给自己做了早饭,似乎是很久没有自己做早饭了手法有些生疏。一边吃着早饭一边想起昨晚的十八岁生日派对。似乎到了十八岁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嘛。

8:30 a.m. 第一节课开始了,老师是个地中海老头,上课十分无聊。百无聊赖地做着笔记,比之前的笔记潦草了不少。

10:30 a.m. 昏昏欲睡地一节课。差点睡着了,感觉有谁在旁边讲话,猛然惊醒。发现是虚惊一场。

12:00 a.m.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学校的饭菜一如既往地难吃。将西兰花挑了出来,想了想还是吃了几口。健康最重要。

1:00 p.m. 想要找隔壁班老八一起逃课,却收到了对方诧异的眼神。原来自己距离上次逃课已经有两个月之久了啊。

1:30 p.m. 上课偷偷玩了会儿手机,发现以前一起打架的小混混联系方式被删了个精光。有谁动过自己的手机了吗?

3:00 p.m. 英语课上得到了老师的表扬。说是自己这两个月成绩突飞猛进,测验甚至从倒数第十名到了正数第十名。

4:00 p.m. 放学回家,写作业,效率比以前高了不少。知识内容在脑海里清清楚楚的。或许英语老师说的对,他进步了。

6:00 p.m. 给自己做了晚饭,一个人吃稍微有些寂寞。

7:30 p.m. 看了会儿侦探小说,想找人聊聊剧情,却又发现没人可以聊。

8:00 p.m 洗澡,然后喝了一杯牛奶。虽然不是很喜欢牛奶的味道,但是有人说喝牛奶会长高。

9:30 p.m. 睡觉,难得那么早感到困意就睡了。


【十八岁以后,你是否遗忘了什么?】

【每个小孩都有自己的守护精灵,他可能出现好几次,也有可能一次都不出现。】

8:00 a.m. 被隔壁老八的电话吵醒。原来快迟到了。

8:30 a.m. 随便拿了一块面包就飞奔到学校。

8:45 a.m. 第一节课迟到了,被地中海老头教训了半天才坐到座位上。上课十分无聊,笔记连一个字都不想写。

10:30 a.m. 昏昏欲睡地一节课。趴在桌上很快睡着了。

12:00 a.m.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学校的饭菜一如既往地难吃。将西兰花挑了出来。

1:00 p.m. 找隔壁班老八一起逃课,被拒绝了。理由是上次逃课被发现后被家长严厉地打了。

1:30 p.m. 上课偷偷玩了会儿手机,发现死对头小混混侵占了部分自己的地盘。打算放学后找人打回去。

3:00 p.m. 英语课上得到了老师的批评。说是自己前几个月成绩稍微好了一点就又退回倒数了,经不起表扬。

4:00 p.m. 去和小混混打架。总算抢回了地盘。身上好痛。

6:00 p.m. 连晚饭都不想做,随便吃了几片面包。

7:30 p.m. 作业一个字都不想写,躺在床上休息。

8:00 p.m 洗澡。把脏衣服随手一丢,懒得整理。

9:30 p.m. 睡不着。

11:30 p.m. 还是睡不着

2:00 a.m. 没有睡着,躺在床上盯着白色的天花板。似乎有谁的名字呼之欲出。


优瓦夏早上睡得迷迷糊糊时,是被人叫起来的。

“都几点了?!赶紧起床去上学!你看看你,房间也不整理,学习又退步了。还有你是不是和人打架去了?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也不好好爱护自己!!”

“还不是因为散人你突然消失了!你看,我恢复了以前的不良习惯,你就出现了!”

“别这样,要多爱护自己啊。”

优瓦夏被散人轻轻揉了揉头。

然后,梦醒了。


【十八岁以后,你是否遗忘了什么?】

【你谁也没有遗忘,谁也不会出现。】

查看全文
© 柠檬味哒 | Powered by LOFTER